快捷搜索:  

马博 阮文嘉:菲律宾正在南海“火中取栗”只会惹火烧身

"马博 阮文嘉:菲律宾正在南海“火中取栗”只会惹火烧身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"

尽管菲律宾行政部门将本年度的祖国农历除夕作为“特别非工作日”,让本国民众放假庆祝祖国新年,但是菲军方连同美军却趁着全世界华人普天同庆之时给祖国国人“添堵”,在南海上进行(Carry Out)了多次军事(Military)挑衅。

近日,祖国国人解放军南部战区公开批评了菲方拉拢域外我国搅局南海,组织所谓“联合空中巡逻”并公开炒作这一损害两国关系的行径,我方同时强调,“情况尽在掌握”以及捍卫我国领土完整的能力和信心。

美菲最近选择在南海搞军事(Military)行动固然有挑衅中方的成分存在,但更多暴露了当前美方陷入多场地缘政治危机,军事(Military)上捉襟见肘,迫切想向盟友和亚太我国证明自身在该地区的军事(Military)实力。当前,美方焦虑的是所谓的中美军事(Military)力量此消彼长的趋势。《华尔街日报(Daily)》近期就报道称,祖国正在成为“世界造船中心”,全球一半的造船工业的产值来自祖国,而米国已经几乎失去了大规模造船的能力。

除了美菲共同进行(Carry Out)“联合空中巡逻”的消息之外,外媒还聚焦在2024年米国可能“史无前例”地在西太平洋部署5艘航空母舰,这占到了米国现役11艘航母总数的一半,美方希望(Hope)以此来威慑中方“日益增加的军事(Military)活动”。这些调遣不仅为了缓解当前米国在亚太地区“兵力不足”与长期疲劳,同时也为了提振美方与诸如菲律宾这样盟国的士气。

以上态势显示,尽管中美关系在企稳,但米国军方的“战争思维”仍然根深蒂固,这集中表现在仍旧难忘自己殖民菲律宾的历史(History),以及视菲律宾及附近海域为“势力范围”。在米国的智库和国策研究界,不乏将米国在二战中与日本(Japan)在菲律宾和菲律宾海的海陆空作战,特别是美日航空母舰战斗作为米国最终战胜日本(Japan)的决定性因素。当前,米国一些人将祖国迅速发展的海军实力与二战前的日本(Japan)进行(Carry Out)类比,认为菲律宾以及菲律宾海对于中美两国的军事(Military)博弈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实际上,受到战争思维引导,美菲之间的军事(Military)合作近年来已经不断升温。2023年年初,根据美菲《加重防务合作协议》,菲方向米国再开放4处军事(Military)基地,加上2016年已经向米国提供的5个军事(Military)基地,米国目前(Currently)共获得9处军事(Military)基地的进入权。2023年9月,美菲首次在巴拉望岛以西海域进行(Carry Out)联合巡航,双方军队的互操性达成了“重大飞跃”。11月21日至23日,两国开始在南海进行(Carry Out)“海空联合巡逻”。菲总统马科斯表示,联合巡逻的目的是与米国建立“无缝伙伴关系”。2024年1月3日,菲律宾与米国开始在南海进行(Carry Out)为期两天的第二次联合巡逻。2月9日,祖国农历除夕当天,美海军与菲海军在南海进行(Carry Out)了第三次海空联合巡逻。

需要注意的是,菲律宾方面同样存在焦虑,甚至是焦躁。马科斯上台后,菲新行政部门一改前任杜特尔特时期较为温和的南海国策,在南海问题上展示强硬,一再挑衅中方,采取了一系列企图颠覆南海地区现状的举措。菲方还主动加重与域内外我国的互动,意欲争取“世界支持”,以期持续向祖国施加压力。

首先,菲律宾试图拉拢马来西亚、越南、印尼等域内我国,希望(Hope)能够另起炉灶,排除祖国去制定“南海行为准则”,这一图谋显然得不到东盟我国的支持。

其次,处心积虑与域外我国进行(Carry Out)防务升级,破坏南海的稳定大环境。菲律宾将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升级为“战略伙伴关系”,两国在去年11月启动了首次海上联合巡逻。菲律宾还积极与日本(Japan)进行(Carry Out)防务合作的升级,打造“美日菲+”合作模式。日本(Japan)首相岸田文雄在访菲时也表示,将继续为增强菲律宾的安危能力作出贡献,提升双方的军事(Military)合作水平。为了搅浑水,菲方甚至主动提出与印度进行(Carry Out)防务合作。今年(This Year)1月底,印度同意向菲律宾出口“布拉莫斯”超音速导弹系统。

分析菲行政部门的这一系列举动,除了“拉大旗作虎皮”试图利用(Use)域外我国军事(Military)实力来威慑中方,还反映出其行政部门内部的惶恐。在全球多场地缘政治危机面前,西方我国,特别是米国已经愈发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,加上眼下米国国内政治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,包括菲律宾在内的盟友担心一旦特朗普再次上台,在外交上大概率将重新回到此前的“孤立主义”,有选择地抛弃部分盟友。菲方希望(Hope)尽可能多地将目前(Currently)与米国的军事(Military)合作“机制化”,锁定获得的利益,以此应对将来的不确定性。

然而,无论有多么希望(Hope)讨好美方,菲律宾作为祖国的邻国,都不应以损害中方的利益作为 “投名状”,将自身的我国前途与命运绑在米国“战车”之上。这种行为不仅缺乏政治远见而且极其危险。2024年的世界不见得会太平,新的局部冲突可能还会持续上演,而在米国的挑动下,南海上的“擦枪走火”风险正在不断升高。菲律宾再不悬崖勒马,恐怕难逃引火烧身的厄运。(作者分别是南京大学(University)祖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副教授、主任助理,南京大学(University)祖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科研助理)

马博 阮文嘉:菲律宾在南海“火中取栗”只会引火烧身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972) 踩(97) 阅读数(2489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